學會扭轉負面的自我評價

  • 學會扭轉負面的自我評價

學會扭轉負面的自我評價

12

你必須抓住機會,把機會調整成適合你,而不是一直想挑到剛好適合自己的機會。

學會扭回扭曲的自我評價
 

回想跟著弟弟大衛一起成長的日子,就知道女性比較容易懷疑自己。大衛比我小兩歲,他是這世界上我最尊敬和喜愛的人。大衛是兒童神經外科醫生,每天必須做許多令人心痛的生死抉擇。在家裡,大衛和妻子平均分擔照顧兒女的任務。雖然父母教育我跟大衛的方式一樣,但是大衛一直比我有自信。中學的時候,有一次我跟大衛週六晚上都有約會,但約會對象竟然都在當天快傍晚的時候,取消了我們的約會。我整個週末都在家晃來晃去,心想我是哪裡做錯了;大衛則是一笑置之,說:「那女孩錯過了大好機會。」然後他就出去跟朋友打籃球了。幸好,家裡還有早熟、聰慧又貼心的小妹安慰我。

幾年後,大衛也進了哈佛,我大四、大衛大二。我們兩個,還有我的室友凱莉,一起修歐洲思想史。還好有凱莉一起修課,她主修比較文學,而且每堂課都出席,還讀完了十本指定讀物,而且是讀原典(那時我已經知道原典是什麼了),幫了我與大衛大忙。我去上了大部分的課,也讀了所有指定讀物,但是是英譯版。大衛只去上了兩堂課,讀了一本指定讀物,在期末考前,大剌剌地到我和凱莉的宿舍房間來找我們惡補。然後,我們一起考試,在藍色作答本上拚命寫了三個小時。在交卷走出來後,我們問彼此考得如何。我覺得考得不好,我忘了把佛洛伊德的本我和叔本華的意志概念連結在一起;凱莉也有點擔心,她沒有充分解釋康德對壯美和優美的區別。我們轉身問大衛考得如何,他說:「沒問題。」我們問:「什麼沒問題?」他說:「對啊!拿A 沒問題。」

大衛說對了,他的確拿到了A,不過,我與凱莉也都拿到了A。我弟弟大衛沒有太自負,是我和凱莉太沒信心。這些經驗告訴我,我在認知和情緒上都需要調整。慢慢地,我體認到,要擺脫自我懷疑的感覺很難,但我可以告訴自己,那是自我扭曲的想法。我可能永遠無法像我弟弟那樣,一派輕鬆、自信,但我可以告訴自己不會老是搞砸。當我覺得自己沒有能力做某事時,我可以提醒自己,我在大學時沒有考砸所有考試,其實是連一次都沒有。我學會把被扭曲的自我評價扭回來。

我們都認識一些莫名自負的人,也都認識一些只要更有自信、就能成就更多的人。缺乏信心也可能成為自我應驗的預言,一個人如果不相信自己,我不知道該如何說服她相信,她是能夠勝任的最佳人選,甚至我也沒辦法說服自己。直到今天,我還是會開玩笑說,我真希望能像我弟那樣有自信,即使只是幾個小時都好,那感覺肯定很棒、很棒,就像每天所有事都得A一樣。

缺乏自信時,我學到的一個增加信心的技巧,就是「弄假成真」,這是我當有氧舞蹈老師學到的。我在1980 年代當有氧舞蹈老師,一身銀色的緊身運動衣、襪套和閃亮的頭帶,跟我的蓬蓬頭超搭的。受到有氧教主珍.芳達(Jane Fonda)的影響,教有氧舞蹈要保持微笑整整一個小時,有時候臉上自然就能掛著那種笑容,但是碰到剛好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就必須假裝、硬擠出笑臉。但是,假裝硬笑了一個小時後,通常我的心情也跟著開朗起來。

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經驗,明明對某人不滿,但在公開場合還是要假裝沒事。

我與先生大維也會鬧彆扭,而且常常剛好碰上要一起去朋友家吃飯的時候,然後我們就掛上「一切都很好」的微笑,奇妙的事情就發生了。幾個小時後,我們兩個就真的覺得一切都很好。

研究也證實,「弄假成真」的方法有效。一項研究發現,光是改變姿勢,就能明顯影響態度改變。如果擺出強勢的姿態,例如伸展四肢、擴大身體佔據的空間,只要兩分鐘以後,支配性荷爾蒙(睪固酮)就會升高、壓力荷爾蒙(皮質醇)就會降低,就會覺得比較有力量、更能主導局面、更能承擔風險。

我不會建議大家把自信膨脹成傲慢、自吹自擂,不論男女,沒人喜歡自大狂。但是,想把握機會,就要有信心,或至少假裝有信心。雖然這聽起來像陳腔濫調,但真的很少有機會是自動送到面前的,都是要靠積極伸手去抓、才有機會。

我在谷歌工作的六年半期間,招募了四千人的團隊。我不是每個人都認得,只認識較高階的一百位左右;從他們身上,我注意到男性抓住機會的速度比女性快多了。每次宣布要設立新辦公室,或啟動新專案,就有男性來敲我的門,說明為什麼他是適合帶領新計劃的人選。男性甚至在還沒有公布新職缺的時候,就積極追求成長機會,他們急切追求職涯發展,相信自己有能力可以做得更多。而且,這些男生往往是對的,就像我弟弟一樣。相反地,女性在改變角色和追求新挑戰方面,就比較小心謹慎。我發現自己說服女性轉換到新領域,在無數次鼓勵改變的最後,女性給我的回應是:「我不確定我能不能勝任」,或「這聽起來很有趣,但我以前沒做過類似的事情」,再不然就是「我在目前的工作上,還有很多學習的空間。」我幾乎沒聽過男性這樣回答。現在世界變化這麼快,把握機會比以往更重要。

鮮少經理人有時間仔細評估所有應徵者,更不可能還要說服含蓄的人來應徵。而且,愈來愈多的機會是模糊的,是有人主動投入所創造出來的,然後就被無中生有、成為那個人的工作。

我剛加入臉書時,和一個團隊一起研究臉書拓展事業的最好方式。其中好幾個人立場強硬,大家討論愈來愈激烈,一週下來, 我們沒有任何共識。領導併購團隊的丹. 羅斯(DanRose),利用週末蒐集了市場資訊,讓大家根據分析資料、重新討論,打破了討論的僵局。後來,我擴大羅斯的職掌範圍,把產品行銷也劃給羅斯負責。積極主動,會有收穫的。總是等著別人告訴他該做什麼的人,很難想像這樣的人有天會成為領導者。

把手舉著,不要放下

《赫芬頓郵報》(The Huffington Post)訪問思科(Cisco)技術長帕德瑪絲莉.瓦里奧(Padmasree Warrior):「您從過去的錯誤中,學到的最大教訓是什麼?」瓦里奧回答:「我剛進職場時,拒絕了很多機會。當時我心想:『我又不是那個科系的』、『我對那領域又不熟』。現在回想起來,到了一個階段,過去念什麼、做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夠快速學習、快速貢獻。我近來常告訴大家,很多人想找下個大展身手的好機會,其實沒有一個機會一開始就完全符合你的條件。你必須抓住機會,把機會調整成適合你,而不是一直想挑到剛好適合自己的機會。當領導者最重要的特質,就是學習能力。

IBM 的第一位女執行長維吉妮亞. 羅梅娣(VirginiaRometty)在《財星》雜誌2011 年最具影響力女性高峰會上說,她剛開始工作時,得到一個很好的工作機會,但她擔心自己缺乏合適的經驗,所以告訴招募者,她需要再考慮一下。當天晚上,羅梅娣和先生討論這件事情,她先生說:「妳覺得有任何男人會像妳那樣回應嗎?」羅梅娣說:「那次我學到了,即使心裡懷疑自己可能不甚了解,妳也必須非常有信心。有自信,才能冒險進取。」

我不只擔心女性不夠積極爭取,也擔心我們沒注意到這種抱負落差、並著手改變,也包括我自己。幾年前,我在臉書跟幾百位同事談性別議題,演講結束後,我儘量留時間讓大家提問。整個演講活動結束後,我回到座位上,一位年輕女同事等著找我講話,她說:「我今天學到一件事」,我一面問:「什麼事?」心裡一面很開心,我心想那位女同事要說,我的演講讓她很有共鳴。

結果,那位年輕女同事說:「我學會要一直舉著手。」在那場演講接近尾聲時,我說我只能再回答兩個問題,在我回答完兩個問題後,那位年輕女同事就把手放下來,幾乎所有舉手的女生,都一起把手放下來了,但幾位男生的手仍一直舉著。

因為看到還有手舉在半空中揮著,我又繼續回答了幾個問題,回答的當然都是還舉著手的男生的發問。出乎我的意料,不是我的演講,打動了那位年輕女同事;反倒是她的話,頓時讓我覺得五雷轟頂。我雖然做了性別議題的演講,卻對擺在我眼前的性別差異視而不見。

如果我們想要一個男女更平等的世界,就需要認清一個事實:女性比較沒有那樣的企圖,一直高舉著手不放。

組織和個人,都需要留意女性的這種傾向、並加以改變,鼓勵女性、提升女性、獎勵女性。而女性自己則必須學習高舉著手、不要放下來,因為一旦妳的手縮回去了,即使是最友善的主管,也可能沒注意到妳。

我剛開始為桑默斯工作時,當時他是世界銀行的首席經濟學家,太太薇琪是稅務律師。桑默斯非常支持薇琪的工作,鼓勵薇琪「收費標準要跟男人一樣」。桑默斯的觀點是,男人覺得他們花在思考議題的每分鐘都應該收費,即便是在洗澡的時候思考,也應該在計費之內。但薇琪和她的女同事則覺得,自己有時候同時忙幾件事情,時數打點折扣,對客戶比較公平。哪種律師對事務所更有價值呢?桑默斯用一則故事,來說明他的觀點:某位法官請一位知名哈佛法學院教授逐條列出收費款項,教授回答他沒辦法列,因為他經常同時思考兩件事情。

即使到今天,我離自然展現自信的境界還很遠。

我知道我的成就,來自於我的努力、有貴人相助,以及天時地利的配合。我一直深深感激那些給我機會與支持的人;我慶幸自己生在美國,而不是生在世界上很多女性仍欠缺基本人權的地方。我深信我們每個人,不論男性或女性,都應該感謝好運及幫助過我們的人,沒有人的成就是全靠自己一個人得來的。但是,我也知道,為了持續成長和挑戰自己,我必須相信自己的能力。我仍舊會碰到擔心自己力有未逮的情況,偶爾還是會覺得自己像個騙子,偶爾還是會發現我講的話沒人理會,但我旁邊的男士卻不會遭遇如此對待。但現在我知道,碰到這些時候,我應該深呼吸一口氣,把手舉高、不要放下來。

我已經學會,要往桌前坐,不要躲在牆邊。
穩定vs. 成長機會
我看過很多人太注重工作層級而錯失大好機會,男性和女性都一樣。我有個朋友做了四年律師後發現,與其爭取事務所合夥人的位子,她更想到另一家公司做業務或行銷。正好,她有位客戶願意給她做業務與行銷的機會,但那個客戶希望她從基層做起。我朋友承受得了暫時減薪,所以我鼓勵她轉換跑道,但她最後還是決定不要選擇讓自己「倒退四年」的工作。我能理解她要失去辛苦爭取、累積到的資歷與基礎有多麼痛苦,但我的看法仍然是,如果她還要繼續工作三十年,「倒退」四年真的有什麼差別嗎?如果另一條軌道讓她更快樂,給她機會學習新技能,這表示她最終還是向前邁進的。
在很多情況下,女性在職涯中需要更敞開心胸、更願意冒險。我離開谷歌加入臉書時,我的團隊中願意跟隨我的女性比較少,男性向來對新鮮事物的興趣比較高,用高科技產業的話說,就是對還在測試中、β值較高的機會比較有興趣。這樣的機會,雖然風險較高,但潛在報酬也較高。後來,我在谷歌團隊裡很多女性終於表示有興趣加入臉書,但那是在等了幾年之後,臉書已經比較成氣候了。選擇穩定,經常是要犧牲成長的機會。
當然,人生中有些時候避免風險是好事,例如青少年與成年男性溺斃的人數,比少女和成年女性多許多3。但在商業世界,規避風險可能導致停滯不前。一份分析企業資深經理人的研究顯示,即使接下新職掌,女性明顯比男性更傾向持續做同樣的工作;女性經理人升遷時,比較傾向在原公司內部爬升,較少選擇換到另一家公司。
有時候,一直待在同樣的專業領域、同一個組織中,會產生惰性,限制了拓展的機會。尋求多元的經驗,對有效培養領導力是很有幫助的。
我了解外在的壓力,使得女性傾向小心求穩、固定不變動。性別的刻板印象,可能讓女性很難進入傳統上由男性擔任的工作。此外,女性比男性更有可能遷就另一半的事業;對已有穩定感情的女性來說,可能一開始就不會考慮需要搬遷到另一個城市的工作機會。這樣的邏輯循環的結果——女性固定不動的傾向,便真的導致固定不動。
在職場上避免風險,也使得女性比較不願接受有挑戰性的任務。根據我的經驗,比較多的男性會尋求有點超越自己能力的任務、接下能見度高的專案,但是碰到這些狀況,比較多女性會退縮。研究顯示,在強調個人表現的環境裡,或是兩性密切共事的情況中,女性特別容易退縮。
女性之所以迴避有點超越自己能力的任務和新挑戰,原因之一是女性太擔心自己是否具備新角色需要的技能,而正如前述,這種擔心可能變成自我實現的預言,因為很多能力是在工作做中學來的。惠普有一份內部報告顯示,女性只申請她們覺得自己100%符合工作條件的職缺,但男性如果覺得自己符合工作條件的60%,就會去爭取工作。男女在這方面的差異,造成很大的影響。女性需要改變想法,從「我還沒準備好做那件事」,變成「我想做那件事,而且我會在做中學會。」
我到世界銀行上班的第一天,桑默斯要求我計算一些東西,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於是我向普里切特求救,他回答:「把資料輸入Lotus 1-2-3 就好了。

」我跟普里切特說,我不知道該怎麼輸入。普里切特驚呼:「哇!我真不敢相信,妳混到今天,竟然還不會用Lotus。妳甚至會基本經濟學,但不會Lotus !」當天我回家,心想我鐵定會被開除。隔天,普里切特叫我坐下來,我心跳加速,但他沒開除我,而是教我使用程式。普里切特真是個好主管。
相較之下,女性也比較不願意主動要求升遷,即使是實至名歸。女性通常認為,只要自己表現優異,自然就會獲得獎勵。女性談判(Negotiating Women, Inc.)的創辦人卡羅爾.弗勒林格(Carol Frohlinger)和黛博拉.柯爾柏(Deborah Kolb),形容女性的這種想法是「皇冠症候群」(Tiara Syndrome),亦即「女性認為只要繼續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別人就會注意到,為她們戴上皇冠。」在完全論功行賞的環境裡,皇冠會頒給實至名歸的人,但我從來沒在辦公室裡看過半頂皇冠。努力與成果應該獲得肯定,但是當自己的成果沒有被人肯定時,我們必須為自己爭取。我在前面已經說過,這樣做時必須非常小心,但是該爭取的時候,就必須爭取。
冒險進取、選擇成長、自我挑戰、爭取升遷——當然,要面帶笑容地爭取,都是我們經營生涯的要素。我很喜歡作家艾麗絲.華克(Alice Walker)的一句話,她說:「最常見放棄權力的方式,就是認為自己毫無權力。」不要等別人把權力送到你手上,就像不要等別人為你戴上皇冠,那可能永遠不會實現。況且,在方格攀爬架上,誰戴皇冠啊?

〈本文選自全書 李幸臻 整理〉

作者:
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

臉書營運長,在加入臉書之前,曾任谷歌全球線上銷售和營運部門副總裁,以及美國財政部幕僚長。

桑德伯格畢業於哈佛大學經濟系,哈佛商學院企管碩士。現與先生大維‧高伯格(Dave Goldberg)和一對兒女住在北加州。

書名:給社會新鮮人的挺身而進

出版:天下雜誌出版

目錄:

各界推薦
給社會新鮮人的一封信
前 言 心的革命
我們限制了自己嗎?
第1章 領導抱負的落差
如果你毫無畏懼,你會怎麼做?
第2章 往桌前坐
自信,有時候需要弄假成真
第3章 要成功,也要被喜愛
聰明很好,但是不會讓你特別受歡迎
第4章 工作不再是爬階梯
如果有人讓你上火箭,別問位子在哪裡
第5章 尋找人生導師
請準備充分,沒人有時間牽著你走
第6章 真情流露,更勝於完美
痛苦得知真相,遠勝過無知的快樂
第7章 別一路踩著煞車
如果我們一起上太空,誰幫忙照顧小孩?
第8章 伴侶,是人生的夥伴
女人能做的事情,男人也能做
第9章 兼顧一切的迷思
完美是我們的敵人,女超人是我們的勁敵
第10章 讓我們攤開來談男女有別
我們最大的盲點,是相信自己很客觀
第11章 我們 vs. 我們的改革運動
地獄裡有特別一區,留給不幫女人的女人
第12章 不要怕,做自己
霍布森的故事
第13章 男性更要挺身而進
莫迪的故事
第14章 聆聽心聲
西蒙絲的故事
第15章 找第一份工作
勒維的故事
第16章 為自己爭取加薪
第17章 讓我們一起挺身而進
這是開始,不是結束……
結 語 讓我們繼續交流……
謝 辭
注 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